地藏菩萨圣诞法会公告

《大悲咒》讲记(三)

时间:2015-02-12 10:31来源:净戒法师 作者:净戒法师 点击:
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讲记第3讲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! 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! 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 我今见闻得
  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讲记——第3讲
 
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
 
 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!
 
  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!
 
  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
 
  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
 
  为度化如虚空般无边无际的众生得到究竟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,请大家发起殊胜菩提心。
 
 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,今天我们学习威神第一、灵验第一的经典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。之前我们讲到这是一部威神第一、威德第一、灵验第一、加被第一的的经典。整个经典在汉地佛教史上流通得不算太广,但是经典里面的核心,《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》,简称《大悲咒》或者《大悲神咒》,是众所周知、妇孺皆知的。这个大悲咒就出自本经,所以咒语是威德第一、威神第一、灵验第一、加持第一。经典亦复如是。
 
  今天我们就学习这部经典,在上堂课中,我们讲完了经题,了解了这个经题是人法合一的,人就是千手千眼大悲观世音菩萨,他所修的,他所证的,他所说的,他所传的,就是《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》。
 
  释迦牟尼佛借助一个因缘在自己说法的时候,给观音菩萨搭了一个平台,让观音菩萨在这个平台上说出了《大悲神咒》,以及它的功德和利益,并且讲出了它的历史渊源,就是这部《大悲陀罗尼经》。
 
  接下来介绍一下译师。这部经是用印度梵语写成的,作为我们华语系的众生,见到梵语可以说目不识丁,一无所知。所以我们要特别感恩过去那些发了大悲愿力的,肩负弘法利生伟业的这些诸大译师们,是他们要么从中国汉地不远千里万里地去求法;要么从西域印度不远千里万里,或航海,或长途跋涉来到中国,译经传法,才有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得懂、可以认识、可以理解的经典,所以要介绍一下译师。
 
  文中说“唐西天竺沙门伽梵达摩译”。“唐”指出了一个时间,就是中国隋朝之后建立的李家李氏王朝,整个这个时期叫唐朝,或者唐代,这个王朝可以说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兴盛、最鼎盛的,势力最强大的,无论从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外交、诗词绘画乃至佛教等等方方面面,在中国,唐朝可以说是最辉煌、最鼎盛、最灿烂、最光辉的一个时代。
 
  所以只要提起唐朝,就会让我们想起诸如贞观之治,丝路花雨,丝绸之路等等这些值得中华民族儿女骄傲和自豪的历史。
 
  那个时候佛法也达到鼎盛,从汉朝开始,慢慢传播,到唐朝已经基础打牢了,开始开花结果。在那个年代,八宗或者十宗并行并立,无论是禅、净、密、律,乃至天台、华严、法相唯识,这八宗或者十宗都相当地兴盛。
 
  作为祖师,各宗的祖师都是佛菩萨的再来,以及各宗都是人才辈出,成就者如林,这样的一个时代,叫唐。
 
  “西天竺”。先看“西”,“西”就是东南西北的西,方向;
 
  “天竺”主要指古印度。古印度整个区域分为五个部分,又叫“五天竺”,简称“天”,就是东天竺、南天竺、西天竺、北天竺和中天竺这五个天竺,包含了整个古印度的地方,西天竺是五天竺之一,这位译师的家乡,所以叫做“西天竺”;
 
  “沙门”是印度梵语,过去是用音译的,有很多种不同的标法,有些叫娑门,娑婆世界的“娑”;有些叫桑门,桑树的“桑”,有的叫沙门那,等等。这是旧译的标法。新译的标法标作室摩那拏、或者说舍啰磨拏、室啰磨拏等等,总之就是一个音的标法不同,翻译过来叫做息心或者静志,息灭的“息”,也就是息灭妄心;安静的“静”;志向的“志”。
 
  鸠摩罗什大师说,沙门是出家人的一个总名,不管内道外道,不管你是大僧、二僧,不管你是大众还是小众,只要出家,都可以叫做沙门。罗什大师说翻译成“沙门”华语叫做勤行,也就是精进修行,趋向于涅槃,叫做“沙门”;慧远大师说沙门翻译为“息”,仅仅是一个休息的“息”,为什么翻译为息呢?就是因为能够息灭掉一切恶业的缘故,叫做沙门;有些翻译叫做“勤息”,也就是沙门精勤地、努力地、辛劳地止息一切恶法,即通过修行、修炼,止息一切恶法。
 
  在《俱舍论》中,世亲菩萨说:“诸无漏道是沙门性,怀此道者名沙门,以能勤劳息烦恼故。”世亲菩萨解释沙门,主要局限在内道的上面,也就是说佛教的出家人,他说无漏的道,就是说远离烦恼、清净、离欲的正道,这是沙门的体性,所以经中说“获沙门四果”,就是已经证得无漏的圣道,这是沙门的自性。
 
  “怀此道者,名曰沙门”,这里的“怀”指内心已经证得、具有,就像我们说的“怀里揣着如意宝”、“怀里揣着钱”,凡是心中已经生起、证悟、现前了无漏的道,就叫做沙门。所以这里讲的沙门都指圣者。
 
  后面讲原因,因为通过精勤地持戒、修定、修慧,息灭了贪嗔痴等烦恼,所以证得无漏圣道,叫做沙门。
 
  在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中说:“佛言辞亲出家,识心达本,解无为法,名曰沙门。”佛告诉弟子说,告别了亲人,远离了亲人,远离了故乡,远离了家庭,到达寂静的寺庙、道场、阿兰若,剃掉头发、胡须,穿上袈裟,目的是何在呢?目的是要认识心性,洞达我们的本源,本源自性天真佛,就是要认识真如法性,解了无为法,就是证得人空、法空的真如无为法,远离生死。这叫做沙门。
 
  在《增一阿含经》中说:沙门,“沙门名息心,诸恶永已尽,梵志名清净,除去诸乱想”。沙门叫做息心,息就是息灭、平息、止息的意思;心就是妄心、狂心、烦恼心。能够让烦恼、狂心、妄想止息、停止,就叫做沙门。具体来讲,一切恶业、恶行彻底断净,梵行清净,就是通过对清净的戒、定、慧的修行、梵行获得清净,除掉了一切的贪嗔痴等的妄想、乱想,这就叫做沙门。
 
  所以看了沙门这两个字的真正内涵,我们就知道,作为沙门释子,这个称呼分量是很重的,只有一个有道德的人、一个有功德的人、一个有志向的人、一个寻求解脱的人、一个超尘越俗的人,才配称沙门。
 
  这里作者是唐西天竺沙门,标出了时间是唐代,他的故乡是西天竺,他的身份是一个佛教的出家人,他的法号叫做伽梵达摩。
 
  在智升法师所著的《续古今译经图纪》中说,伽梵达摩翻译成华语中文叫尊法,他是西印度西天竺的人,他翻译了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,他是唐代的一个翻译经典的大译师,是七世纪的人。大约在永徽和显庆年间,从印度来到中国,对于大师哪一年生,哪一年圆寂,无从考查,我们现在翻阅的历史,大概只有这么一些。
 
  这位译师看起来和三大译师,比如法显大师、鸠摩罗什大师和玄奘大师,乃至义净大师、天息灾大师、施护大师等,和这些译师比起来,好像翻译的作品不多,但是他翻译的这一部经典,利益无边,对佛教的贡献可以说不可磨灭,彪炳千秋的功业都立下了。
 
  所以《大悲咒》这个秘密章句,这个威德神咒,在中华大地上,上到皇宫,下到村落,乃至整个中国、日本、印度、朝鲜、韩国等这些国家的社会的各个角落、各个阶层的人,都来诵持《大悲神咒》,无量的众生依此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利益。
 
  所以一个人一生本来很短暂,做不了太多的事情,如果能够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就可以让自己和他人受用无穷,这位译师就是这样的。我们作为后人,应当永远怀念、纪念,感念译师对我们的法乳之恩。
 
  再来了解一下“译”。过去的中国,汉族在中间,它和周边的少数民族都有一些交往,由于语言不通,所以都设了译官,东南西北的译官名字各不相同,(这是我凭印象记的),好像是北方的译官,叫做译,就是把两种语言对换翻过来,叫做翻译。
 
  接下来我们讲经,这部经典我们此次讲解没有立科判,但是每讲一段我们大概归纳一下。
 
  首先讲第一段:经典的序分。一般按汉地古德讲经,祖师大德讲经,都是是把经典分为三分:序分、正宗分和流通分。如果用人的身体来比喻:序分相当于人的头颅、五官面貌;正宗分相当于人的躯干,主要部分;流通分就是人的手脚。所以,我们可以把一部经典视作一个完整的人。通过这三个部分,我们就对这个人,有一个全面的、准确的、透彻的了解。同样,通过三分就可以对整个经典,作一个准确的、明确的、透彻的、清晰的了解。
 
  序就像我们到一座殿堂,进门你就会看到它两厢两序。尤其是我们现在进入到寺庙,当你经过天王殿,进入到院子的时候,你就看两边有配殿、殿堂,中间有主殿,这两厢,又叫做两序。所以在佛教寺庙中,我们上殿的时候,要东厢西厢,又叫两序大众,看厢房,两厢,你就能够知道这个寺庙殿堂的深浅、庙的大小,如果这两序很深,那么说明殿堂也有很多处,它的格局就很大。
 
  同样对于佛经经典也是这样,从序分中就能够看出这个经典是属于大乘经典、小乘经典、显宗、密宗、性宗、相宗、了义、不了义……,这些都能够看得出来,它是揭开经典的序幕。序分又叫作法会因由,法会缘由,或者法会的缘起,也就是说“法不孤起,仗缘方生”。释迦牟尼佛要开一个大法会,一定是有因有缘,因缘聚合的时候,这个法会才得以成办,得以举行。所以这个序分就是法会因由,法会缘起。
 
  序分一般分为通序和别序。“通”,就是通用于的意思,就是说每一部经典的通序、开篇的序,是通用的。比如我们本经中“如是我闻,一时”等等,它讲了六件事情,或者讲了五种圆满。讲了时间、地点、说法主以及听众,还有法,这叫做五种圆满或者六种证信。这五种圆满就是五种因缘聚合,五种因缘成就,所以这个法会才得以成办。或者六种证信,六种证信又叫六成就,成就和圆满是一个意思,这个经典得以成就、圆满地宣说,或者这个法会圆满成办,就需要六种成就。第一个是信成就,第二个是闻成就,第三个是时成就,第四个是主成就,第五个是处成就,第六个是众成就。
 
  “信成就”就是信心成就,听法者必须具有信心,不具备信心这个法会没办法召开,这也是一个主要的因。
 
  “闻成就”就是你听到了,如果你没有认真听,干脆就没听进去,或者听了忘了,相当于这个法会没成就。
 
  “时成就”,任何一个事件发生都要有时间,所以有“时成就”。
 
  “主成就”就是主讲的法师,说法的说法主,在佛经中主要就是佛陀、世尊。
 
  “处成就”就是地方和环境的成就。
 
  “众成就”就是听众、观众的成就。
 
  这六件事,就叫做六成就序,又叫做六种证信序,也叫做通序,无论叫六成就也好,叫六种证信也好,这六种因缘聚合,这个法事、法会就成就。
 
  六种证信,就是说具足了这六点,这个法就是值得相信的,堪可信任的,值得信赖的,叫做六种证信。证是证明,六种证据、六种证明,足以让我们相信这是真正的正法,叫六种证信,又叫做通序,通于一切佛经,一切佛经开篇都有这六成就,五圆满,六种证信,作为经典的一种序分,作为经典成就的一个因缘。
 
  第二个叫做“别序”,又叫做“发起序”,
 
  每个经发起的因缘各不相同,所以叫作“别序”。比如《弥陀经》的发起序,他是佛无问自说,为舍利弗说;《涅槃经》的发起序,是释迦牟尼佛放光,以及用大声音普告世间大众,佛三月后要入涅槃,然后弟子们都开始做最后的供养,这样的一个发起序。《法华经》是佛说了无量亿经之后,入定,眉间放光,照东方世界,放光现瑞,弥勒菩萨问文殊菩萨,文殊菩萨回答说,可能佛要说《法华经》了。《维摩诘经》是维摩诘居士示现疾病,世尊派弟子探病、问病而发起的。
 
  每一个经典的发起序各不相同,各有差异,所以叫做别序。“别”就是不同的意思。每个经典的序都不同于其他的经,各有特色,独立成章,叫做别序。别序又叫发起序,也就是说这部经典因缘聚合之后,就发起正式的说法。
 
  首先我们讲通序。通序应当从“如是我闻”一直到“又与无量虚空神。江海神、泉源神、河沼神、药草神、树林神、舍宅神、水神、火神、地神、风神、土神山神石神。宫殿等神皆来集会。”,这一段就是通序。
 
  我们先看第一段,“如是我闻。一时释迦牟尼佛。在补陀落迦山观世音宫殿宝庄严道场中。坐宝师子座。其座纯以无量杂摩尼宝而用庄严百宝幢幡周匝悬列。”这个通序是译经师结集佛法,或者菩萨,或者僧人,他们加上的。
 
  我们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加?这相当于我们做会议记录,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主持人是谁,然后有哪些与会者,讨论、商量、决议了什么事情。你不能没头没脑地直接就记录主持人说了什么,这样不足以取信于别人。
 
  同样佛经必须要加这个通序,这是刚才讲的一个道理,用世间的比喻大家就能够明白。据佛经中记载,释迦牟尼佛在二月十五这一天要趋入涅槃,佛是中夜趋入涅槃的,在初夜的时候诸大弟子云集(这些在小乘也有《佛般泥洹经》或者《佛游行经》,大乘中有《大般涅槃经》、有《大悲经》以及记录佛涅槃前后一些教言的经典,都归在《涅槃经》这一个法类中),天龙八部,声闻弟子,菩萨弟子都在佛陀身边围绕,此时阿难尊者由于只证得初果,情执还没有完全断掉,对世尊有深厚的感情,特别执着,所以就放不下,悲伤哭泣,懊恼忧愁,由于伤心过度而昏厥过去,此时阿那律尊者让人给他脸上洒凉水叫醒他,然后给他说,你是传佛法的人(为什么呢?佛在经典中说把大海水流入阿难心,佛说的法就像汪洋大海,这一切汪洋的大海都流入到阿难尊者的心中,这也就是我们讲的陀罗尼,阿难尊者多闻第一,他有闻持陀罗尼,一切法语一历耳根,永远不会忘失一字一句,他有这样的能力,记住这些法要往下代代相传,尤其佛当时在世说法没有用文字记录,都是靠阿难尊者这些罗汉圣人,靠陀罗尼来摄持,如果他们一圆寂的话,这些法就会大量地流失,因为像他们那样有陀罗尼的、有智慧的不多,可以说绝无仅有,即使说他们传给他们的弟子们,那可能是大量地流失,只能继承少量的,少分。所以佛陀灭度之后,迦叶尊者就匆匆忙忙地召集所有的佛弟子开始结集经典。所以阿那律尊者说你是传佛法的人,其中结集经典的主要人物迦叶尊者、阿难尊者、优婆离尊者,主要三大人物,阿难主要传佛经,迦叶尊者主要传论典,优婆离尊者主要是结集律藏。),你要振作起来,你不能够这样悲伤哭泣,否则佛陀一圆寂,结集经典的法事、仪式、程序到底该如何做呢,谁都无法确定。这是一件大事。你必须要振作起来,去请问佛祖世尊,
 
  佛陀灭度之后,经典开篇怎么来写佛说法的法事记录。阿难尊者压制住悲伤、忧愁、哀伤,振作起来,如法地去请问世尊。佛陀说,当来结集经典的时候加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某某地方,与某某弟子多少大众”等等,这是佛陀这样做了明确的开示。
 
  所以,以后每一部经典,除了像《心经》这样的经典没有序分,不过《心经》也有好多个版本(六七个版本),其中有一个从藏文翻译过来的版本是有序分的,也许这个问题就是观音菩萨化现的比丘,口述给玄奘大师的,也可以说是一个节译本,一个略本,可以这样理解,这就是为什么佛经之前有通序,有六种证信,有五种圆满。原因就是阿难尊者请问世尊,世尊开示、规定的,之后结集经典就这样加上。
 
  接下来我们就具体地讲解“如是我闻”。
 
  首先,我们先把六种证信分一下,相当于分科一样。“如是”是信成就,信心成就;“我闻”,是闻成就;“一时”是时成就;“释迦牟尼佛”是主成就,也就是说法者,主讲者,主成就;“补陀落迦山观世音宫殿宝庄严道场”,等等这些是处成就;众成就,就是“与无央数菩萨摩诃萨俱”一直到“其名曰总持王菩萨宝王菩萨”、“宫殿等神皆来集会”这是众成就。在这个序分中,我们这样划分通序中的六种成就,六种证信。
 
  划分之后,我们来看,“如是”的信成就,为什么“如是”两个字就是信成就呢?首先来看“如是”。“如是”,信成就。按照鸠摩罗什大师和僧肇大师的《维摩诘经注》中讲的,“如是”是信顺词。“信”是相信,“顺”是接受、随顺。与不相信、怀疑、不信、不接受恰恰相反,“如是”,就是相信、接受、随顺的一句话。“如是”总的来讲是一个信顺词,“如”就是不改变、不变异的意思,即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,没有添枝加叶,也没有给人家减少。这就是一个“如”的意思。“是”,就是正确无误。总之,“如是”这里是一个代词,代什么呢?代后面佛说的所有这些法,所以这里“如是”应当是一个省略词,如是之法,这个“如”字就是佛当时怎么说的,一字一句我都没有增减,既没有添枝加叶,也没有减少,这就是“如”的状态,没变,原原本本,原封不动的,这叫做“如”。“如诸法体性,而不增减”,就按照诸法,它红的就是红的,黄的就是黄的,大的就是大的,小的就是小的,根本没有改变。它原貌叫做“如”。
 
  “是”的意思:佛说的或性、或相、或事、或理的这些法,我都原封不动保持原样,一点错误都没有,完全正确,叫做“是”。“如”按照佛法说它有两种,因为一切法可以分二谛,世俗谛叫做相,胜义谛叫做性,性相就包含了所有的法。或者世俗谛叫做事,胜义谛叫做理。比如我们说这个如字,就是诸法,诸法就包含了两个,或者事、或者理。说事,佛陀说的事相的法,我们没有增减。例如一部经典,佛讲了四大的体性,以四大为主题佛陀讲了法,比如说地大,如地大之坚性,佛陀说的时候也是按照客观法的真实本性、真实面貌介绍的,现在阿难尊者说的时候也是“如”。如地之坚相,如水之湿相,如火之暖相,如风之动相,如空之无碍相,如实之了别相,这些都是如相,没有增减。第二个讲这些事相的法,站在佛菩萨的真实智慧面前,所谓照见五蕴皆空,万法皆空,远离四边八戏,清净本然的实相般若,这是诸法的理的不变的面目,诸法的事相在现象之中是保持它自己的体相不变,诸法的理性在胜义中亘古不变,这两种面貌都叫做如,没变。
 
  佛陀按照如诸法体相,如实而言说的,叫做如字。这样说出来的法,是真实的客观的真理,客观的规律。所以肯定是千真万确的,叫做“是”,字面的意思是这样的。
 
  “如是”,我们用一个例子来说明“如是“的含义,例如讲大悲咒的功德,大悲咒的秘密章句,它有八十四句,这个前后的次序,这些是真实不虚的,这些佛陀是那样说的,阿难尊者也是如佛所说,重新地再说一遍、复制一遍而已。以及佛陀当时和观音菩萨说的大悲咒的功德、利益、体相、作用,这些阿难尊者也是如实地照搬过来,原封不动地给我们再播放一遍、复制一遍,叫做“如”。这样的法是正确无误的,真实不虚的,叫“是”。
 
  “他”,是一个指代词,这样我们就明白了,先说“如是我闻”的时候,就说了如是之法在后面,或者是前面当时我在场的时候,释迦牟尼佛说了如是之法,这样的法,我阿难尊者没有打瞌睡,没有犯迷糊,没有开小差,也没有丢三落四,而是原原本本地都听到了。叫做“如是之法”,我从佛那里亲耳所闻,叫“如是我闻”。
 
  第一层讲了“如是”两个字,“如”是什么,“是”是什么。然后第二又讲了“如是”的内涵,就是如是之法,要么是如是事法,要么是如是理法。或者讲如是世俗谛的法,如是胜义谛的法。佛讲法就是这两类法,如是这两类。这都是一个指代词。
 
  罗什大师依据《大智度论》中说:“他”是一个信顺词,为什么这样讲?因为一个人对一个事、物、道理、乃至对另一个人,只要他相信了,他就会说如是如是,是的,是这样的,你说的千真万确,你说的和我理解的,和我亲眼看到的一模一样。信顺词的意思就是信了就会说:是这样的,对的、没错。这就是相信、接受了。如果你说的对不上他胃口,或者你说错了,他就说,不是这样的,不如是,不是这样的,应该是哪样哪样的,他就会给你说。或者他怀疑你说的,对不对啊?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呢?
 
  我们知道佛法大海甚深,难测难量,不是靠你戒律持得清净你就能够趋入佛法的,不是靠你禅定深你就能够趋入的,不是你聪明你就能够进入的,佛法大海唯有信心能入。所以佛经最开始讲证信序,又讲信成就。一个人有信心,信为道源功德母,长养一切诸善根。
 
  过去佛说法的时候是这样,我们现在说法也是这样样,我在这里说法,如果有些人对我本人没有信心,对这个法没有信心,他来都不来,不但不来,心里还有逆反,很排斥,内心是一种封闭、拒绝、抵触的状态,即使在场,没办法,他也是听不进去。听了总是感觉你讲得不对,不能够相信,也不能够随顺而趋入。这相当于面对着一个房屋,如果门窗紧闭,人是进不去的。同样,法师说法,如果听法的人没信心,相当于他的耳朵塞住了一样,他的心门关闭了一样,你说得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,他充耳不闻。
 
  所以跟佛法有没有缘呢?就看你有没有信心。能不能得到佛法利益呢?也看你有没有信心。因此龙树菩萨说“佛法大海,信为能入”,你有信心了,你就可以进去。但是要渡过佛法的大海,就要靠智慧了。
 
  所以,“如是”就是表达了一个信心。如果人的心中有清净的信心,欢喜接受,这个人就能够入于佛法。如果这个人没有信心,这个人就不能够入于佛法。不信的人他就会说:不像你所说的,你所说的和事实不符,没有信心的人说不如是,他就会说,不是这样的。如果有信心的人他就会说:是这样的,你说的非常正确,千真万确,事实如此。
 
  有信心的人为什么能够进入佛法,得到佛法利益呢?因为他的心调柔了。这里的调柔就是有信心。有了信心,佛、菩萨、声闻乃至善知识怎么教导你,你就怎么做。说诸恶莫作,你杀盗淫妄等这些不做;众善奉行,你放生、点灯、转绕、诵经、念咒,你这些就去做,都可以随意做的。这个信心,就像手一样,一个人到宝山里面,如果没有手,见到种种珍宝你什么都取不到,只能入宝洲而空返,如果一个人有信心,就可以在佛法的宝洲中任意地获取。
 
  据佛经记载,当时梵天和帝释请佛陀说法,佛陀答应的时候,这样说:“我今开甘露味门,若有信者得欢喜,于诸人中说妙法,非恼他故而为说”。意思是:我今天为你们开甘露门,这里的甘露是天上的一种妙药,如果天人生病或者在和阿修罗战争中受伤,只要一喝甘露,一擦甘露,就可以恢复如初。
 
  佛法就比喻为甘露,能够把一切烦恼、生死、罪业的重病、伤痕彻底让你痊愈,达到寂灭、寂静,无死的境地。我现在为你们开甘露味的佛法妙门,如果有信心的就会得到欢喜,我在人天大众中说微妙法,不是为了让这些外道烦恼、嫉妒、嗔恨,也不是破斥他们说的,而主要是为利益众生。
 
  所以佛说法,并不是争强好胜,并不是搞名搞利才说的。龙树菩萨在《大智度论》中说,听法的人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?“专视听法如渴饮,一心入于语义中;踊跃闻法心悲喜,如是之人应为说”。说白了就是有信心。专注地看着法师,专注地看着佛陀,专注地看着讲法者,而且心非常地聚精会神、全神贯注地来听,这样听法的心理,好似是如饥似渴一般,心没有任何的杂念,完全是投入到佛陀的语言和意义之中。
 
  听了之后佛法的甘露味滋润了自心,所以闻者欢喜踊跃,心中即悲哀又欢喜,悲哀是悲哀在什么呢?叹从昔以来所得慧眼,未曾得闻如是法。就是悲叹自己在生死中漂泊流浪,如此地漫长,如此地艰辛,如此地坎坷,但是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话。悲自己,也同时悲亲戚朋友,悲众生。为什么会喜呢?以前多生多劫想求到的,止息一切烦恼,止息一切生死,止息一切痛苦,都没有获得。今天,轻而易举地就获得了:以前没有听到的法听到了,没有明白的道理明白了,没有证的果证得了,有这三件事情都是欢喜。
 
  所以孔老夫子说,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这就是一种心满意足。听到了,就这么欢喜了。具有这样的条件的人,就给他们说法。总而言之,“如是”就属于信成就。
 
  为什么在经首放“如是”两个字呢?在印度的外道中他们也著书立说,比如印度的四韦陀教典,十八部大论,以及印度的《婆伽梵歌》等等很多,他们开篇放什么字呢?放“啊,吁”,有些说“啊,哟”,这里的“啊”字是什么呢?“啊”字是无的意思。“吁”字或者“哟”字是有的意思。外道的论典开篇“啊哟”两个字。就表示了他们认为放这两个字很吉祥,因为万事万物归纳在有和无。但我们佛教来看,这是一切争端的源头。因为有无是对待的,有无是矛盾的。换句话来讲,印度他认为这样很吉祥,不知道开了一切的争端之门,大家都是争有争无。
 
  所以在哲学上不是争有就是争无。而佛法中说“如是”是信成就。说这个“如是”就是讲佛法不落有无。名言谛的显现,胜义谛的空性。显现就是空,空就能显。显空无别,所以远离了一切的有无二边,由此息灭了一切争论之源。
 
  龙树菩萨在《中论》、《大智度论》,佛在《般若经》中讲:“二品不寂灭”,意思是说,有无两边是永远没办法让我们的心彻底止息妄想、彻底止息分别的。只有中道,只有空性,只有真实义,所以佛经为了平息妄想,也为了息灭争论说了“如是”。有这样的深意的。
 
  “我”有四种,第一种就是凡夫我执,有我执执著的对象的我,按佛法讲就是俱生我。第二种是外道的遍计我,第三种是圣教中的假立我,第四种是圣教中,大乘中讲到的如来藏常乐我净,大我,真我,圣我。有这四种我。
 
  一、凡夫我执:按照《成唯识论》中说,无始以来的虚妄熏习,让有情与生俱来就认为有我。意思就是说,按照唯识宗讲就是第七识缘第八识的见分,生起了人我和法我,这是俱生的。
 
  还有第六识,缘五蕴的聚合,按照唯识的表达就是第六意识缘五蕴变幻起来的一个常、一的我相去执著。其实我们现在这个第六意识没办法缘到五蕴的每一分,就是五蕴的聚合体变现了一个相,总体的相,五蕴成为一体,而且不变,常、一、主宰这样的一个相,在第六意识面前显现。他就把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一种幻相影子执着为我,也就是说由于没有通达了五蕴的真实相,颠倒错误地执着。这种就是俱生我执,俱生的,每一个凡夫都是这样的。
 
  二、外道遍计的我:外道有很多宗派,靠邪思,邪教,邪分别创立的这种大我、神我,有些叫天,有些叫主,有些叫造物者等等这些。这是遍计的我,又叫做分别的我。“俱生我”都错了,这个“遍计我”就错得没影子了。他们依靠“遍计我”来解释宇宙万物,或者认为“遍计我”,能够了知万法,认为他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,这完全都是错误颠倒的,叫“外道遍计”。
 
  三、内道弟子,圣弟子们证得的假立我,他知道这个五蕴之中无我,但是暂时给每个五蕴安立了一个假立的。比如佛说我的时候,佛会不会有俱生执著和外道的遍计执著呢?没有。但是佛说我的时候,就指佛陀显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五蕴相。舍利子、目犍连说我的时候,他没有俱生执著也没有遍计执著,只是就指他的五蕴,给五蕴贴一个标签,我舍利子,他目犍连,他迦叶,他阿难……仅仅是一个假立的标签,为了名言中的交流、沟通,不坏名言相,说我。
 
  四、如来藏,远离了一切客尘,他真常不变,他一切功德是有自性的,叫做大我,圣我,是这样的。这里的“我”指什么呢?我们不用往高里讲,就讲假立的。就指阿难尊者他的五蕴,阿难尊者已经证得初果,知道五蕴里面是没有人我的,所以也不会生起俱生的人我执著。
 
  说我仅仅是一个假立的标签,代号而已。
 
  “闻”就是听闻。我们提出一个问题,如何来听闻呢?是用耳根听闻吗?耳识听闻吗?还是用意识来听闻?这里你说了“我闻”,我是怎么来闻的?是用耳根来闻的吗?耳识闻的吗?意识来闻的?
 
  如果耳根来闻,耳根是一个色法,它没有觉知,所以它不应当闻。如果耳识来闻,耳识一念它不能够分别,也就是说耳识它是五根识之一,它是没有分别的自性的。仅仅就是这个声音,它听到而已。但我们说的这个法里面,这个佛说的这个声音里面是有内涵的,耳识是没分别的,所以它也没办法。那么是不是用意识来闻的呢?意识不能闻,为什么?因为先是五识: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声识,取了五尘,色声香味触,然后它们谢落的影子成为意识的对象,意识分别了知的对象,而意识不能够直接去分别了知现在的色声香味触这五尘,它只会缘到过去的五尘和未来的五尘。如果意识能够了知现在的色身香味触,那聋子他有意识他可以听声音;瞎子他有意识他可以看色的,这个身上的神经坏了,他照样可以有感觉的,因为有意识。所以意识也不能闻。
 
  这个时候到底用什么来闻呢?不是耳根能够听闻的,也不是耳识能够听闻的,也不是从意识能听闻的,那是什么呢?是众多因缘和合而听闻的。耳根、声尘、耳识还有意识,这些和合的时候我们听到了,也就是说耳根和声尘相合的时候生起耳识,耳识如实地照知了境,然后意识进行分别:哦,这句话表达的内涵、意义是什么?用意识加以分别。
 
  所以由于种种因缘,我们就听到了这个法。那有些人就说,既然是众多因缘聚合听到的,我们就不能够说,具体的是哪一个听的,这个时候就给他名言加以说明,耳根、耳识、意识等等这些聚合的,总的代表是什么?“我”是假立的,这个时候就会说我闻,这是一种解释方法。还有一种,我们直接不加细致的辨别说耳识听闻的。声音肯定是耳识的对境,耳识听到了为什么不说我耳识听闻呢?我们知道,在名言中大家不会这样表达:我吃了,说我的嘴吃了,除了极特殊的情况下,我看了,说我眼睛看了,一般会说我看到的,我听到的,我嗅到的,我触到的,我尝到的。过去的别比我们现在有的时候说的具体,具体的要听声音是耳识,看色法是眼识,嗅香是鼻识,尝味是舌识,触觉是身识,了知法是意识,但是,我们有的时候,把这些具体的给它放下,不用它,用总的我,五蕴的聚合体,假立的我,说我见、我闻、我嗅、我尝、我触、我执。同样这里也是,虽然耳识直接闻到声音,但是我们废了具体的,或者说别的耳识,用了总的。
 
  就像在一个单位中,虽然有很多的工作人员做具体事情,但是在汇报的时候都是主干、领导说我做了什么什么,这个时候就把具体的工作人员忽略了。比如我们过去很多译师翻译的经典,其实不是译师一个人独立完成的,但是最后标明的时候,标的是“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”,可当时有几百人,甚至上千人,如果光罗列名字,会比短的经典还长,所以这个时候叫废别取总。
 
  我闻,对于五蕴假合的阿难的五蕴,称之为假立的“我”阿难,我阿难从世尊那里亲耳所闻,听闻了什么呢?听闻了如是的经典,连接起来这句话就是:在过去某一时间,世尊说了某某法,我如是不增不减地听闻到了,然后在此给你们不增不减地,原封不动地给你们结集、给你们宣说。
 
  在《佛地论》中讲,“如是”是总举全经,我们前面就讲了是代词,总的代词。比如整个八十一卷的《华严经》说“如是”的时候就是指整个《华严经》。代词代整个《华严经》。比如阿难尊者现在结集要给大家说法,说什么法呢?说《华严经》,这个时候说“如是”简称就是如是之法,指什么呢?整个八十一卷的《华严经》,叫做总举一部的文义,就是指代全经,意思就是指阿难尊者自己所听闻的法,就叫做如是。“我闻”就是表示亲自亲耳在佛陀面前聆听的。
 
  按照《佛地经论》中,依四义来讲这个“如是”。第一种依譬喻来说如是,第二种依教诲来说如是,第三依问答来说如是,第四依许可。
 
  什么叫做依譬喻呢?就是打比方、举例子来说如是。比如我们说这个人非常富有,如是富有如毗沙门天,这是依譬喻而说的。第二个依教诲,教就是教训、教育;诲就是诲育、悔悟的意思。即通过教言来启发、教育弟子叫做依教诲来说。比如说,汝当如是读诵经论。就是你应当这样来读诵经论,不快不慢,不高不低,专注、恭敬、虔诚地来读经典,这叫做如是,这里有教诲的意思,就你应当这样做这样做,这就叫做如是,依教诲来说的如是。三、依问答来说的,比如有人给我提出问题,我给他答应回答。第四个依许可,就是认可,认证的意思。比如我应当为你这样来思考,这样去做,这样去说,这就是依许可。或者依许可也有这样的说法,就说事实如是,这件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。再比如结集经典的时候,这些菩萨,这些大小圣者给阿难尊者这样来请求,说你当初在世尊面前怎么听闻的你就应当怎么说,阿难尊者或者传法的菩萨就答应他说:如是当说。这就是依许可而说。如是当说,如我所闻。是的,我下面要说的就是我亲自在世尊那里听来的。
 
  好,今天讲到这里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